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俊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凡有报刊转载本博文章或引用本博文章观点,请先与我取得联系。我的邮箱:zjs5423@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经济成为全球第一无多大意义  

2014-09-30 10:1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瑞典一家报纸《瑞典日报》日前发表的一篇报道说,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美国居于第二。这个消息进入中国后,在网络上再度掀起一阵舆论的狂欢。但是,这家报纸只是根据瑞典北欧斯安银行经济部门一位名叫博格奎斯特的部门主任所作出的分析作出的报道,而博氏的分析则很不靠谱。

博氏在回顾中国经济增长过程的时候,先是出现了一个违背事实的常识性错误,他说,中国在13年前也就是2001年,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中国出现这一纪录的准确年份是在2010年,而不是2001年。另外,这篇报道称,根据世界银行的估算,中美两国经济地位的转移将在“周一”(也就是9月29日)发生。这种说法更是让人觉得不可信,因为世界银行并不是每一天都在计算并公布世界上各个国家的GDP排列,一般对各国GDP的统计都是以年度、季度、月度或各国自行认定的财务周期来进行统计的,而9月29日也不是中美两国相关统计部门公布其本国GDP的例行日期,因此要在9月29日这一天决出两国经济的高低胜负,基本上是空穴来风。

正是从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开始,关于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说法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其实,美国作为一个已经高度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其经济运行总体上只能处于平稳状态,其GDP的增长幅度也只能保持低纪录,这并不是美国经济出现了什么问题,正好说明了它的平稳,它的经济运行已经进入了一种常态。而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其经济腾飞有很大的潜力,因此在改革开放以后出现高增长也是可以理解的,中国多年能够保持接近10%的GDP增长纪录,只能说明其原有的经济底子比较差,而中国作为一个国土面积居于世界前列、就业和消费人口都在世界上占第一的大国,其拥有的市场潜力十分大,其在GDP总量上追赶上美国、超过美国不仅完全可能,而且是应该的。尽管中国在最近一两年的GDP增长幅度放低了,并且这种低速增长看来要成为未来的“新常态”,但就增长的绝对值来说仍然会长期高于美国,因此其GDP总量赶超美国这个趋势仍然是不会逆转的。

但是,一个国家在经济上的强大,决不仅仅是以GDP总量来作为衡量的依据,甚至它都算不上一个重要指标。否则,我们就不能解释像英国、法国这样的国家,甚至像北欧一些国家,它们的GDP总量并没有在世界上靠前,但它们的国力却很雄厚。当然,这里对国力雄厚有一个必须要厘清的概念,在一些人心目中,所谓的国力雄厚就是可以在国际上有话语权,或者说世界各地的人民对我们投以仰慕的眼光,中国由于在近代史上长期受外国、外族的武力欺凌,在这方面的感受尤其深切。但是,一个国家国力的雄厚,它的最为重要的标志应该是人民能够对国家经济有足够的权利享受,如果用一个数字指标来衡量的话,也就是说每一个老百姓能够在国家的GDP总量中占有多少。美国、英国、法国这些老牌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之所以被公认为世界强国,靠的就是这个指标在国际上的排序,北欧一些国家虽然国土狭小,但由于其国民对国民经济的分享率十分高,因此其综合国力也居于世界前列。

偏偏是在这一个指标上,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还很落后。最近一百年来,中国先是经历了长期的战乱,接着又是连绵不绝的政治运动,使中国的生产力遭到了持续的惨重破坏,直到35年前的改革开放,中国才转轨到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一心一意谋发展的道路上来。但是,这一轮改革开放尽管在其初期是由民众推动的,但它很快便被纳入到了按权力意志运行的秩序当中,使经济发展的成果分享越来越靠近于权力,社会出现了严重的贫富分化。因此,如果说中国创造的高GDP按人均算,由于人口基数的庞大而已经靠后,更严重的是,如果按财富分化的现状为计算,就可以发现,由于由权力设计的财富分配制度的不公,中国已经出现了世界上最为富奢的一个群体和十分贫困的一个群体。很显然,如果中国不改变这种经济结构和财富分配结构,那么,其GDP的增长就没有多大意义。

事实上,中国尽管在过往的经济增长中,对GDP十分推崇,但这种“唯GDP论”也给中国经济的健康运行带来了很大的副作用,这种副作用已经被中央高层所认识,因此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所谓全面深化改革,其核心就是让市场在资源分配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政府权力“退居二线”,这种改革实际上是要尊重民众在经济运行中的自主精神,尊重市场的价值规律。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就是要让改革回到上世纪80年代的轨道上来。30多年前的改革,其核心就在于政府不断的放权,为市场发展不断地释放活力,而从90年代开始,随着政府权力对经济运行的控制强化,市场活力被窒息,经济运行出现了僵化,因此改革已经显得十分迫切。但是,30年前的改革之所以能比较顺畅,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权力在当时尚未建立起固有利益,因此它与民间有很大的共识基础,而在30年后的今天,权力已经通过多年的经营建立了强大的固有利益基础,它与民间的共识基础已经变形,而以政府放权为主要归旨的改革实际上就是要求政府不断地割舍这种固有利益,可以预计,今日的改革比之30年前的改革,已经有相当大的难度。

因此,对于今日的中国来说,对GDP不管怎样计算,其是否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实在是很不重要的一件事。事实上,中国虽然仍然对GDP很重视,但已经不再将其作为政府工作的指挥捧,虽然在政府工作目标仍预设了年度GDP增长指标,但是否能够完成对于政府来说也不是大事。目前,我国政府正在积极推进简政放权,以取消和减少过于繁复的行政审批事项来释放市场活力,这是在为未来的经济增长打下基础,它远比GDP增长多少个百分点,远比GDP什么时候超过美国更重要。而对于国际上时常出现的“GDP超美国论”,中国政府并没有多少兴趣,事实上也确实没有必要产生太大的兴趣。

 

(大公网,2014年9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03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