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俊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凡有报刊转载本博文章或引用本博文章观点,请先与我取得联系。我的邮箱:zjs5423@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国企一把手,该拿多少钱?   

2014-03-24 09:2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后,上海的国企国资改革正在大步推进。继“上海国资改革20条”发布以后,最近上海市国资委又批复了《关于在经营业绩考核中视同于利润和单列政策的操作指引》(试行稿),根据这个指引,国资委考核国企一把手业绩时,对符合条件企业的研发投入、创新转型费用、境外投资费用,均视同为利润。这一政策变动的目标,自然是为了鼓励国企的创新,而它同时收到的一个效果是,接受国资管理部门业绩考核的国企一把手,他们个人薪酬也能够因此有所提升。

国企一把手的薪酬,是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由于很多国企都已公开发行了股票成为公众公司,按照信息披露的规定,高管的年薪一目了然,一些具有国企身份的上市公司高管一旦爆出天价年薪,总是会在市场上引起巨大反响,高管本人也成为吐槽对象。在这方面,上海一些已经上市的国企,其高管年薪并不突出,据测算,去年接受上海市国资委考核的40多家上海地方国企的40多名董事长,平均年薪大约在60多万元。相对于上海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一个国企一把手领取这样水平的薪酬,还是能够接受的。

但是,我们又经常能够听到这样一种议论,很多国企创造的利润十分高,如果这是一家民营企业,其老总早就进入胡润的富豪榜了,但现在只因为是国企,他们不能领取高额薪酬,他们作出的贡献与他们个人得到的收益不对等,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公平的。如果这种状况长期存在,激励机制的效应就会逐步递减,这对于企业发展也是不利的。

讨论国企一把手的薪酬是高了还是低了,不应该只是拿他们所在的企业创造了多少利润来作为参照指标,而是必须明确,这些国企一把手之所以到某个企业任职,是组织部门的一种人事安排,他们本质上说还是公务员,只是被安排到了国企管理的岗位,这与其他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公务员是一种职业分工的不同。从这一点来说,如果一个干部因为被组织部门安排进了国企担任高管,就可以领取远远高出于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公务员的薪酬,这对后者来说也是不公平的。在实践中,我们看到有这样的情况,一个干部犯了错误,已经不适合在政府部门继续任职,组织部门于是安排其到国企任职,结果便是这个干部反而因为犯了错误而可以得到更高的收入。而一个在国企干出了成绩的一把手,如果组织上因此要提拔他,将其调到政府部门担任行政工作,对他个人来说却意味着收入的减少。

因此,从理想的状态来说,国企一把手只要是组织部门任命的,只要他本质上仍然是公务员,他的个人薪酬收入应该和政府公务员等同。国企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企业,考核一个国企一把手的业绩,可以拿出硬指标,这就是他管理下的国企所创造的业绩,这使得经营得好的国企一把手有了领取高薪的充分理由。但是对于在行政部门工作的干部来说,哪怕他担任了区长、市长,由于政府工作不像企业那样可以用经济收入来作为硬指标,因此其个人薪酬收入只能按国家规定来操作。在这样一种机制之下,一个干部被组织部门委派进入国企,等于领到了一份肥缺,而那些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干部,除了要求涨薪以外,就没有另外的法子可以想了,但是每当公务员提出这种要求的时候,又必然会引起民众的议论纷纷。

很显然,目前的国企高管薪酬考核机制,看似体现了贡献与收入挂钩的“经济原则”,但其实是国资管理部门对现实的一种迁就,它对干部薪酬管理的一致性造成了某种肢解,而国资部门在讨论对国企一把手的薪酬考核时也总是处于左右为难的处境,让他们和政府公务员一样拿钱吧,担心挫伤他们的积极性,让他们的薪酬大幅度提高吧,又担心引起民众的不满,在这中间,永远也难以寻找到一个让各方满意的平衡点。

其实,我们如果换个角度来思考,就可以发现它并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为什么民众对民营企业老总拿多少钱不关心,而总是盯着国企一把手不放?关键在于民营企业老总是以他们自己私人所有的资产在市场上经营,而国企一把手手中的资产却是国有资产,他们是借着国有资产这个属于全民所有的平台在进行经营,因此民众有权力对他们进行监督,这个监督与民众对政府官员所进行的监督,在权力来源上是一致的。市长管理一个城市,是接受了民众的委托,并不意味着这个城市就成为市长的私人财产,同样的道理,国企一把手管理一个国企,虽然从形式上来看是受组织部门的委派,但从本质上来说他也是接受了民众的委托,并不意味着这个国企成了他的私人财产。在这里暴露出来的问题是,国企的产权和国企一把手的分离,这个矛盾突出地显示了出来。这种分离在与民营企业的比较中可以清楚地显示出来,举一个极端的例子,民企如果经营失败,老板很可能因为倾家荡产、身背巨债而跑路甚至跳楼,而国企一把手遭遇同样情况却不必如此忧心,只要个人没有经济问题,他完全可以由组织部门另行安排,安全落地。

因此,当我们讨论国企一把手应该领取多少薪酬的时候,还是要回到国企改革最核心的问题,即产权归属上来。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明确了我国的基本经济体制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根据这个原则,国企在未来不但不会削弱,还需要继续发展。但是,对于国企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确定了新的方向,这就是从过去的管国企改变为管国资,也就是说,国资管理部门的任务是管好国有资产,保证它的保值增值,那么,由它委派到国企中的人,他所担负的职能应该是国资部门派出去的资产代管人,而不应该是国企的经营者,而将企业的经营交给职业经理人。因此,国企改革的方向应该是在国企普遍地建立起经理人制度,这些经理人不应该是具有公务员身份的政府干部,他们是由国资管理部门或者国个国企的董事会聘请的职业经理人,对于这些经理人的报酬,当然应该建立起贡献与效益挂钩的机制。

在这样一种机制之下,对国企一把手的薪酬考核,首先应该明确他们的身份。他们是继续保留政府公务员身份,还是卸去这一顶保护伞,以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角色进入国企,也就可以决定到他们在国企里面领取什么样的报酬。近年来,上海已经涌现了一批优秀的国企一把手,我们不排除他们个人在市场开拓上的作为,但另外一个同样不能排除的因素是,由于他们具有政府背景,因此他们的成功,其实还有一层政府资源倾斜的作用。我们可以相信,这些一把手对自己的市场经营能力有着比外人明晰得多的判断,他们应该作出这样的选择。如果他们愿意以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身份进入国企,那就意味着脱去公务员的外衣,同时领取高薪酬,如果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那就以一个国资管理人的身份行使自己在国企中的职能,同时也不必对自己领取和公务员一样的薪酬怨天尤人。一句话,让上帝的归上帝,让凯撒的归凯撒。

而当这样一种机制建立起来以后,我们可以期待的是,国资管理部门对国企的权力将清晰起来,它只要管好国资就行了。从这一点来说,上海市国资委批复了《关于在经营业绩考核中视同于利润和单列政策的操作指引》(试行稿),应该是从以前的管国企向管国资转化所迈出的一步,而它的最重要意义,不应该是为了让现在的国企一把手可以从增加的利润指标中多分到几个可以属于自己的钱。

 

(上海观察,2014年3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4817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随1if !!x} panlass="fc06">推荐过这篇日志的人:4}{b clk>${a.s s="fc03 m2a" target="_blank" hlass="fc03 m2a" href="h class="fc0e} =萍:// {log" title="${x.title|de {/irc=loclog" ,60()}${x.permali ${y.recommen
anlass="|escape} 被 {/i {/if} {/list} <#--推2249235628 <#--随1textarea> !!( Detove.nt"B k" href=")他们还推紀g.png?1" /> il st a as03" id="$_62if mbga phieferH ${x.}">${x.titl !!( Detove.niv>B k" href=")他们还推紀g.png?1" /> irg st a as03" id="$_6log_subscribe"> {list a ss="tblan cls="fc03 m2a" p://blog.163.com/bitM${ Detove.niv>B k" href=" hre${ Detove.niv>B Tuserk}/?reco ${x.}">${x.ti"|escape} > f} {/list} <#--随1博日志--> <#--随1荐日志-->blogggggerBlogTitle|ttl ${hst" s.log" k}/?reco
  • vaaaaaaavaaaaa"jstg_', ex>7}{b clk>${a.s javaaaaaaa ggest-6"> {list a a javaaaaaaa ggdBlogTitle|vaaaaaaavaaaaa>${y.recojavaaaaaaacape}i> 右边模块府补f} {/list} "jstde"> lt a ${suple被 {/i {/i lt a ${suple "jstde"> lt a ${suple的市宅结还是e-height:30vaaa an class="nt" bldc0; "jstde"> lt a ${suple {/l lt a ${suple {/i lt a ${suple {/i ;lin"htt"http://www.loftvaaa brhisbrhi erBloifraiv> style="m 
    i> c07"模块府补f} {/list} erBlogTitle|t:2, ${suplement}{/ivaaa rBlogTitle|}" tners2nerron'> th:78iv> 2lofter_si
    i> } 模块府补f} {/list} erBlogTitle|clos;0; me}/f="h7 m2a" href="${xmbga pmbga p投票给 ${mbga pmbga p“${ [a ToOpnbsp_', ex]}”mbga pmbga p ${x.titlaaaa"x.title,26aaaaaa"jstog.role!="/te) },“我是${c[g.role]}”mbga pmbga p}">${x.titlaaaambga pmbga pmbga pmbga pd as x} "jst" mbga pmbga pmbga pmbga p/irc=loca T${f)}ons reblogbtn pnt"jstg.uorName}ass'>${a.s }">${x.titldBlogTitle|eframeBorder=
    ; v iv > k" hrL = terForm" "t="_blanp://blo/ 163.com/${y.recommendBlogPermali/"; //e-he的永久链襟业的国e-he的唯一标识 v iv > 蠓磗 = t"; //e-he标签是继英文逗号分隔div纾"标签1,标签2" v iv > S:1;Pameix = terForm" "t="_blanp://blo/"; //romp路w页地直的的国romp路唯一标识 v iv > Params = t&num=5&:fae=3&pfblog.t=""; //num门袁认,国的相关e-he数默等:fae门袁认的犀国模式(1国e-字P> 为图片,3为自动) >ype="text/>
    ss="nbc-0 nbc:'1get.iv > _blaniv>/03 cle页絥 ch2> srBlogTitle|k">aaaaaaea 03 ="no target="an iv> 8 <163.com/${x.users="fc03 m2a" yxp"t="_bla"" h的照片书 asaaaaaae 8 <163.com/${x.users="fc03 m2a" "t="_blant:2, c/thfc0hreromp风格 asaaaaaae 8 <163.com/${x.users="fc03 m2a" "t="_blannt" target="_blank" h">ml?fromp asaaaaaae 8 <163.com/${x.users="fc03 m2a" ht="560" style=" tblank" aokehttp50s_0_0texom/a
    8 8 >订阅此romp
  • aa ${a.sde${y.n}on asaaaaaa>${y|escape}${y|escapeeframeBorder=aa ${x.eframeBorder=onrBl> >
  • > w', ow.N = {tm:{'z ' ' attachmentsFileIaaaa'bdc0' bdc0', bdc2' bdc1' at jajva'bgc0' bgc0', bgc1' bgc1', bgc2' bgc2', bgh0' bgc9' at jajva'v> 0' v> con v> 1' v> 4on v> 2' v> 5on v> 3' v> 6on v> 4' v> 7on v> 5' v> 9'}}咽 Dss=)|erv"${f = '06/27/ttp7 01:14:18'咽 {x.visitoapi = ' $,'ud.perm"t="_blary.do?blogtypaaaaaa>$ypaaaaaa>$ypaaaaaa>$] ,cj:[-3] ,c ,cm:["",a /",a/blum/",amusic/",a有絣eeToLo/",a, /",aprofnk"/",apprank/",a",a archiv0hr] ,cf:0 ,c pvackVis aaaa,ti:4271ypaaaaaa>,t ypaaaaaa>,tc:0 aaaa,tl:3 aaaa,ut:0 aaaa,u ypaaaaaa>,um ypaaaaaa>,ui:0 aaaa,ulackVis} ,cp:{nr:1ypaaaaaa>,cr:1ypaaaaaa>,vr ypaaaaaa>,fr: {/li,cs:0 ,ct:{'nav':[' on {/ion 相册on 音乐on 收藏on 博友on 关于我on
    r/j/pc.js?v=14926535274590;
    ss="nbc-0 nbcb10-40 ptcmi"> r/j/m/ } /pm.js?v=14926535274590; w', ow. "${fout(funeToLo(){ (funeToLo(i,s,o,g,r,a,m){i['GooecoA//byticsObjeeT']=r;i[r]=i[r]||funeToLo(){ (i[r].q=i[r].q||[])., sh(y:nu curr)},i[r].l=1*ne; Dss=();a=s.c claeE fc05"(o) attam=s.getE fc05"sBy蠓7 m2(o)[0];a.async=1;a.h="1g;m.p MusicSessbspToke ' )咽謏},p000)咽 w', ow. "${fout(funeToLo(){ rh="1 pe = docu cur.c claeE fc05"(' regy:no/03s/js/ _aswlf_V3_1.js'咽 docu cur.body." t Child(="1 pe)咽謅aaa },300)咽謞p ch"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