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俊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凡有报刊转载本博文章或引用本博文章观点,请先与我取得联系。我的邮箱:zjs5423@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纪念李梓,纪念我们走出蒙昧的时代  

2014-01-07 09:2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5日晚间,著名配音电影艺术家李梓去世了,终年83岁。当这条消息首先由她在上海电影译制厂的同事曹雷在微博上发布时,影迷们纷纷在网上向她送上鲜花和蜡烛,祝愿这位曾经给我们带来难忘的艺术享受的艺术家一路走好。

网上跟帖者的身份无从查考,但不难想像,他们都应该是已经有点年纪的影迷了。对于年轻一代来说,李梓这个名字是陌生的,他们不知道她是谁。这不仅是因为李梓近年长期被帕金森病所困扰,没有像她的一些同事那样频频在公共场合露面,更重要的是,她为之奉献一生的电影配音艺术正在走向黄昏。

然而,李梓曾经是我们的精神生活中一个多么重要的人物啊。

李梓虽然很早就参加了外国电影译制配音工作,这段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但是,她的真正成名却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此之前,在“文革”中成长起来的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根本无缘见识外国文化,我们能够接触到的外国电影只来自朝鲜、越南等几个“友好国家”,以至出现了“朝鲜电影,哭哭笑笑,越南电影,飞机大炮”的民谣,与“中国电影,新闻简报”并列在一起,成为当时电影的真实写照。“文革”后期,苏联的一部老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得以重映,人们蜂拥挤进电影院,反复观看,只是为了看到影片中稍纵即逝的一段芭蕾舞剧《天鹅湖》的镜头。

当新时期来临,中国向世界打开大门的时候,原来受到禁锢的西方文化开始进入中国,它们让喝着“文革”的“狼奶”长大的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可以睁大眼睛看世界。即以我本人来说,我至今仍然记得已经20岁的我第一次在收音机里听到贝多芬的交响乐的时候,它给我带来了多么大的震撼,世上竟然有如此美妙的仙乐!写到这里,我情不自禁地站起来向贝多芬致敬!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李梓和她的同事们参与译制配音的一系列欧美电影,受到了观众的热情欢迎。直到今天,我们还可以如数家珍地说出他们的名字:邱岳峰、毕克、孙道临,乔榛,刘广宁,还有在长春的向隽殊,还有比他们年轻一点的丁建华,童自荣。正是他们用声音作为“道具”演绎的一个个艺术形象,让我们整整一代人完成了初步的艺术启蒙乃至思想启蒙。是他们对待艺术的精致追求,升华了电影配音这项本来应该是有点枯燥的工作。以李梓参与配音的三部最为著名的影片《简·爱》、《巴黎圣母院》和《叶塞妮亚》来说,她为简·爱、埃斯美拉达和叶塞妮亚这三个西方女性艺术形象赋予了新的生命,使她们成了中国式的人物,随着她的声音的传播,这些艺术形象在中国已经深入人心,而这些艺术人物身上散发出的人本主义光辉,对于正投身于当时如火如荼的思想解放运动的我们来说,对于我们的灵魂解放,也产生了难以磨灭的积极作用,以至可以影响到我们的一生。

因此,今天我们纪念李梓,其实是在纪念那个让我们走出蒙昧的时代,是在纪念那个影响了我们整整一代人的时代。这是一段在中国历史上具有特殊色彩、不可能复制的岁月。我们在艺术接受上能够得到这样如醍醐灌顶一样的机会,是以整整10年的牺牲、以在这10年里整整一代人的蒙昧无知为代价的。在我们洗涤“狼奶”教育、告别蒙昧的风云岁月里,李梓和她的同伴们为外国影片的配音,既让我们领略到艺术的美好,更让我们睁开眼睛看到了世界。那个时候,还没有“粉丝”的说法,今天我们作为这些配音演员的忠实追随者,年龄都已不小了,而我们正是当年的年轻人。

今天,我们的后代,他们从小就浸淫在改革开放的环境里,几乎可以与国外同步欣赏到最新的艺术作品,文化教育的普及使他们可以方便地观看外国电影,而不必像他们的上一代一样非得依赖配音这根“拐杖”,这是他们的幸运。但是,这并不能否认李梓他们那一代人的独特贡献。电影配音的黄金时代已经逝去,配音演员的偶像时代也已经成为历史,但是,李梓和他的同伴们创造的配音艺术是汉语艺术史上一份难得可贵的瑰宝,永远值得我们珍爱。我们这一代人带着点苦涩的这一份艺术享受,已经为我们的后代所难体会。这是社会的进步。而今天放映的外国电影,有很多是原版片,据说这样可以保持电影的原汁原味,这种说法当然有其道理,但是从艺术接受的原理来说,那些操着外国话的人物形象,他们也许可以成为帮助年轻人学习外语的“教学磁带”,却已经很难深入到中国普通观众的内心。

同样不可忽视的是,当时选择进口的很多外国影片,有不少是根据世界文学名著改编的,还是以李梓配音的电影来说,《简·爱》中的简·爱、《巴黎圣母院》中的埃斯美拉达、《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安娜·卡列尼娜、《基度山伯爵》中的梅塞苔斯,《白夜》中的娜斯金卡,都是世界级的经典作家创造的成功的人物形象,在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这些性格各异、内心世界丰富的人物形象,为配音演员的再创造提供了丰富的空间。这对我们当下的电影市场是有一定的启发的。今天,中国电影市场与国际电影界的交流渠道十分通畅,国外生产的大片可以同步在国内影院放映,但由于这些电影大都是凶杀、科幻、惊险等题材,缺少深厚的文学底蕴,人物形象更是站立不起来,因此即使仍有配音,留给配音演员再创造的空间也比较狭小。这些影片在“大片”的旗号下,虽然放映时很热闹,也为影院增加了很丰厚的票房收入,但热闹劲一过,也就迅速被观众遗忘了。当电影借助日新月异的新技术给我们带来眼花缭乱的感官享受的时候,如果缺少了文学这个骨骼,它就只能是一堆没有生命的彩色画片。

文字无法穷尽配音艺术之美妙,但是我们还是可以重温一下李梓配音的简·爱,那个其貌不扬的英国女子,面对罗彻斯特发出的那一段爱情宣言:“你以为我穷,不好看,就没有感情吗?我也会的。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一定要使你难以离开我,就像现在我难以离开你。上帝没有这样。我们的精神是同等的,就如同你跟我经过坟墓将同样地站在上帝面前。”亲爱的读者,你听到了李梓的声音了吗?这是天籁之音。

生命有涯,而艺术之树常青。

 

(东方早报,2014年1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