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俊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凡有报刊转载本博文章或引用本博文章观点,请先与我取得联系。我的邮箱:zjs5423@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年”,留点关注给新人  

2014-01-02 09:2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过去的2013年,被出版界称为“长篇小说年”。这个评价并不仅仅指这一年长篇小说出版数量的多,事实上最近几年几乎每一年都有上千部长篇新作面世,而2013年的一个突出现象是,有多位在中国文坛上已经确立了地位的作家,出版了他们的长篇新作,由于他们在读者中具备的口碑,因此几乎每部新作的问世,都构成了一个“文学事件”。

在密集而至的名家长篇中,值得记取的是苏童的《黄雀记》、金宇澄的《繁花》和韩少功的《日夜书》。《黄雀记》的故事虽然立足于当下,但由于作家在作品中营造的神秘氛围,因此构成了超越于当下时代的文学意象,其细致的细节描写则体现了作家对生活敏锐的观察力。作品里的每一个人物似乎都给读者以神秘的感觉,但正是这种感觉让读者抵达了文学阅读的境界。《繁花》记载了在时代变幻中普通人无法掌控的日常命运,作家在看似平静的叙述中不仅展览了上海市井生活的万花筒,更重要的是写出了普通人在看似热闹的场景中的无力感。这部用上海方言写作的小说,由于作家在炼词造句上下的苦功,方言运用不仅没有像一些同类小说一样影响到传播,反而成为其一种独特的艺术审美特色。《日夜书》站在今日的角度回望几十年前的知青生涯以及那个时代对于当下生活的影响,充满思辨色彩的写作可以给读者以深刻的启发,也体现出了纯文学作品的艺术魅力。

但是,名家的长篇新作在这一年里虽然集中推出,但并没有给读者带来足够的惊喜。相反,有一些名家的新作带给读者的却是深深的失望。比如,有一部作品以极尽夸张的手法写下了一个城市依靠各种非法手段壮大发展起来的历史,而且作家并不讳言他是以深圳的发展作为小说的原型。但是,这样写出来的作品只能是观念先行,暴露出的是作家对市场和城市的陌生,由于陌生,在此基础上宣泄的社会批判力度也就显得比较虚弱和虚假,而粗糙的细节和混乱的语言则加剧了读者的这种感觉。另外一位曾经在上世纪80年代成名的先锋作家,尽管其早期作品至今仍可高居于文学排行榜,但其2013年出版的新作却乏善可陈,只是截取现实生活中发生一系列社会事件串连而成,虽然光怪陆离,但却被读者批评为“新闻串烧”,再度证明了这位作家的创作功力正在严重地衰退。

在2013年,倒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新人新作,给我们提供了阅读长篇小说的充分享受。比如,冉正万的《银鱼来》,以一个叫四牙坝的小山村为落脚点,描写了它在上世纪100年来经历的巨大变迁,用真实的、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撬动了历史叙述的某种陈规,成为一部具有中国特色的“百年叙事”。王十月的《米岛》通过讲述长达60年的生死故事,成功地刻画出了一个纷纭时代的浮世绘。可惜的是,这些远远胜过一些名家创作的长篇,由于作者还没有进入名家的行列而被忽视,未能进入更多读者的阅读视野。

名家新作差强人意,新人新作更进一步,这其实是符合文学发展规律的,已经功成名就的作家往往会陷入固有成就的束缚,而新人由于没有这样的历史包袱反而更能表现出创造性。但是,在文学图书出版已经高度市场化的当下环境中,名家出版的长篇新作所形成的市场热点,其实很大程度上是由书商包装出来的,而新人新作由于缺乏市场效应,因此很难成为书商重点包装的目标。文学阅读者没有能力改变这种现状,但是,评论家们有这个职责,他们应当以自己独到的文学眼光来为读者完成披沙淘金的工作,以自己积累的市场名声来向读者推荐真正有价值的作品。评论家们固然需要不薄名家,但更需要不惟名家,只有这样,才能在每年出版的上千部长篇小说中挖掘出无愧于“长篇小说年”这个称号的优秀作品。

 

(光明日报,2014年1月2日)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