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俊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凡有报刊转载本博文章或引用本博文章观点,请先与我取得联系。我的邮箱:zjs5423@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租房客面临“娜拉式困惑”   

2013-09-11 09:50: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住房租金价格同比上涨4.4%,涨幅比6月高0.3个百分点;环比涨幅0.5%,比6月高0.2个百分点。值得一提的是,住房租金自2010年以来一直保持持续上涨的趋势,并已经连续43个月上涨。

统计数据给人的感觉比较枯燥,但蛰居在大城市里的“漂流者”对此却有切肤之痛。据说,最近北京又出现了“北漂逃离”的趋势,因为他们承受不了正在不断上涨的房租,对他们来说,房租的负担已经不是“温水煮青蛙”,而是直接威胁到他们的生存了。

但是,这些白领们“逃离”北京后,却面临一个与当年易卜生笔下的娜拉一样的难题,出走以后到哪里去?放眼全国,房租不断走高的大城市,除了北京,还有上海、广州、深圳以及一些省会城市,这些城市相对来说,提供的就业机会比较丰富,只要是个勤奋的人,不管粗活细活,总能找到一份糊口的活,但是这些城市的房租却成为这些“漂流者”的不堪承受之重,住在豪华的都市里,他们不得不省吃俭用,才能将日子打发过去。寄生在大城市里,已经很难过上理想中的体面生活了。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回到家乡,至少可以和父母挤在一起,省去了租房的一大笔支出。但是,内地小城市里令人窒息的空气也让他们不难承受。城市小,就业机会也少,理想的职业已经被“官二代”们霸占,相对来说,北上广这种大城市虽然也有“拼爹”的风气,但毕竟因为市场足够大,还有不少职位会从“爹”们的手指缝里漏下来,虽然含金量差了一些,“含银量”总还是有一些的。因此,留在大城市,是这些“漂流者”无奈的选择,逃出了“东山”,逃不了“西山”,高房租是他们必须承受的一个难关。

针对这种情况,网上有人呼吁,政府应该出手管管房租了。但是,政府怎么管房租呢?有人提出,一是加大公租房、廉租房的供应规模,保障弱势群体基本居住权;二是鼓励城中村及近郊村集体、村民在符合规划的前提下建设出租房;三是部分拥有空置土地或闲置房屋的企事业、园区单位,可以新建或改建租赁房;四是通过征收房产税逼出大投资客手中的空关房用于出租。

这些建议,没有一条是不正确的,可惜这些措施要成为实践,还需要突破重重法律的、政策的、乃至思想观念的条条框框,因此它们作为“远水”,并不能解决租房市场上的“近渴”。更重要的一个现实是,目前大城市中的租房市场,基本上是由民间自发形成的,房东与租房客的价格谈判大多是一对一的“直销”,政府并没有插手其间的权力。当然,政府可以出台一个文件,比如规定本地房租的最高限价,但当政府运用这种干预之手来管理房租时,必然会遭遇市场的反制,比如,如果政府规定的价格过低,超过了房东的忍耐力度,那么他完全可能将房子空关,但这样一来,当租赁房源减少的时候,房租的进一步上涨又是不可避免的了。

长期以来,我们总是迷信政府在经济运行中的管理是万能的,但是房地产市场几年来的调控实践已经证明,政府的刚性手段至多只能奏效一时而不可能有长效作用。而当政府在这个市场中有了自己的需求的时候,这种调控连短期效应都不可能出现。政府在房地产市场上无止境的欲求使房价涨势难以遏止,使城市中的“漂流者”不敢做买房的梦,租房算是退而求其次的一种选择。但是,在房价高涨的弹力之下,房租也必然水涨船高。政府在房地产市场上的错误定位正在让民众付出沉重的代价,只要政府职能改革不出现大踏步的推进,那么,租房客所面临的这种“娜拉式困惑”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国际金融报,2013年9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5249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