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俊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凡有报刊转载本博文章或引用本博文章观点,请先与我取得联系。我的邮箱:zjs5423@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冰心留下的11套半住房提醒我们……  

2012-06-07 09:0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故著名女作家冰心女士的儿子与孙子闹起财产纠纷,冰心的孙子吴山连续两次把父亲,也就是冰心的儿子吴平告上法庭要求分割其房产,结果两场官司都输掉了。吴山没地方出气,竟然把气撒在他的爷爷奶奶身上,在他们的纪念碑上用红漆涂抹了“教子无方,枉为人表”八个大字。本来,这起纠纷是吴家的私事,我们看看热闹就可以了,但这块纪念碑据说不是吴家的私产,而是公共物品,并且带有文物性质,因此按法律人士的话说,吴山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理应严惩。但即使如此,对于大多数老百姓来说,仍然只是看看热闹而已,毕竟对于绝大多数老百姓来说,像这样的公共财产,本来也与我们无关。

但是,这场财产纠纷却抖擞出了一个很能吸引眼球的“旧闻新知”。吴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冰心奶奶去世时,留下了11套半房子。看到这样的介绍,每一个看客都很惊奇,原来冰心奶奶还是理财高手啊,这个在她老人家活着的时候,可从来没听说过。冰心与吴文藻夫妇都有传记行世,但记载的都只是他们作为作家和社会人类学家的成就,其中都没有其财产的记载。现在通过他们孙子的这一举动,为两位老人的生平增添了精彩的续篇,如果传记作家根据这条线索进行采访为两位老人立出新传,相信在当下这个全民追逐“富爸爸”的时代是很有卖点的。

现在我们无从知道冰心的这11套房子是怎么来的。有人认为,冰心与她的丈夫长期身居高位,他们享尽了体制内福利分房的好处,可以通过合法的渠道不断地得到分配的房子,不仅让自己住得舒适,而且可以趁自己活着的时候把儿子、孙子的房子都解决好,因此,从冰心的这11套半房子也可见出我们这个社会存在的巨大不平等。这种议论可能有点道理,因为福利分房时代的官场似乎正是这样的。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来说,高级干部的住房分配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根本无从知晓,因此,由于缺乏事实的支撑,这只能是一种情绪的表达,作不得数的。

其实,无论是冰心还是吴文藻,他们在年轻时代都出身于富裕人家,因此祖上传给他们诸多房产也是有可能的。况且,冰心著作丰富,在稿费丰厚而房价低迷的时代,她以稿费来购置几套房产应该也不是难事,上世纪五十年代一举成名的年轻作家刘绍棠就曾以一本书的稿费在北京购下一座四合院。尽管冰心和吴文藻夫妇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都吃尽苦头,相信过多的住房也会被充公,但进入八十年代后,随着政策的落实,这些房产的归还也是有可能的。但问题在于,即使冰心的这11套半房子没有一块砖头来自体制内的分配,这仍然是一个刺痛了民众眼睛的数字。冰心生前,素以大爱闻世,但当普通市民几代人只能挤在一间房里的时候,冰心一家却能拥有如此多的房子,她所宣扬的大爱就未免有点假惺惺了。

那么,是不是我们可以要求高唱大爱的冰心把她多余的房子交出来?这恐怕是行不通的。如果上述的分析能够成立,那这些房子就是她的合法财产,理应得到法律的保护。但是,住房对于整个社会来说,需要政府考虑社会均衡,如果有人凭借其富可敌国的金钱买下大量住房,势必造成大量中低收入者无房可住的问题。这正是目前我国所进行的房地产市场调控的必要性所在。富人们凭借其财富大量占有住房,不仅造成了房价高企,而且挤占了过多的社会资源,造成了整个社会在住房使用上的严重失衡。目前所推行的商品房限购政策正是在这方面体现了它的正义性,如果这个政策早实行100年,那么我们可以相信,冰心和她的祖上再有钱,也不可能拥有11套半住房了。

其实,目前所实行的限购政策只是一种亡羊补牢的措施,对于像冰心和他的子女们这样的家庭来说,他们占有过多的住房已是既成事实。事实上,这样的家庭不在少数,我国在几十年的福利分房过程中,住房已经向有权人高度集中,在建立商品房市场后,住房又向有钱人集中,而无权无钱的人只能做他们的蜗居梦。很显然,政府在尊重私人财产权的同时,必须利用经济手段来对占有过多的住房进行制衡。比如,如果房产税早就开征,冰心为了她的11套半住房必须付出高额税收,那么她有再多的稿费收入想必也是会受不了的,只能向市场抛出几套。如果开征了遗产税,那么,冰心的子女在继承这11套半房子时必须向国家交付高得骇人的遗产税,逼得他们甚至只能放弃继承。这样一来,住房作为社会资源的均衡分配也就得到了很好的体现,那么,今天冰心的后代也就不至于闹出这样的纠纷,他们要想住上舒适的房子,只有通过自身的劳动才能圆梦。

因此,在目前的房地产调控中,我们应该大力推进房产税、遗产税的立法,对占有过多住房的富人通过税收来加以有力的遏制,以此来实现社会资源的合理分配。但目前来看,这方面的进展还很缓慢,房产税仍停留在个别城市的试点,而遗产税根本不见提起。这其中的原因,昆明市市长张祖林日前说的一番话给我们提供了部分答案。他说:“有些部门房子多得住不完,弱势群体没房住。有权有钱部门的人员有四五套房子很普遍。”在推进立法方面,“有权有钱部门的人员”自然比普通百姓有更多话语权,而一旦房产税和遗产税推出,那么税收的主要对象自然是他们,这就难怪他们对此表现冷淡了。但是,冰心今日的遭遇为一切“有权有钱部门人员”提供了镜鉴,难道你们也想像冰心那样,在身后被你们的子女在纪念碑或者墓碑上大书“教子无方,枉为人表”吗?

 

(国际金融报,2012年6月6日)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