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俊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凡有报刊转载本博文章或引用本博文章观点,请先与我取得联系。我的邮箱:zjs5423@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国企上市公司要做提高分红水平的表率  

2012-05-07 08:0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刚刚结束的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中美双方达成多项重要共识,取得了积极的成果。在5月4日晚间中美双方联合发表的新闻稿中提到,中方承诺将稳步提高国有企业红利上缴比例,增加上缴利润的中央国企和省级国企的数量,将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纳入国家预算体系,继续完善国有资本收益收缴制度。中方承诺,鼓励包括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在内的所有上市公司增加红利支付。此外,中方鼓励提高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平均分红水平,使其与国内其他上市公司的市场平均分红水平相一致。

提高上市公司分红比例,是中国证监会最近一段时期大力倡导的一个政策选项,并且在资本市场上产生了良好的反响,得到了投资者的充分肯定。但是,在上市公司方面来说,提高分红比例仍然没有提到应有的高度。最近,A股市场上市公司公布2011年年报刚刚结束,这正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检查上市公司分红状况的一个机会。将所有上市公司与年报一起披露的2011年利润分配预案汇总在一起来看,共有1613家上市公司提出了分红预案,占全部上市公司的67%,这超过了此前3年平均56%的水平,但是预计分红金额只是6068亿元,占全部上市公司本年度实现净利润的31%,与此前3个年度比较并没有明显上升。上市公司只愿意将利润的三成拿出来反哺投资者,这与它们在融资时的“大手笔”相比,未免显得吝啬。

上市公司分红水平低,是A股市场久治不愈的一个顽症。由于上市公司普遍缺乏分红意识,导致投资者只能致力于从交易市场上攫取利益,加剧了市场炒作,也加剧了让中小投资者难以承受的市场风险。出乎投资者意料的是,此次中美会谈将其列为磋商的一个议题,需要由中国政府向美国政府作出承诺,可见它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上升为一个“国际问题”。美国人并不是吃饱了饭没事干,新闻稿中披露,美方之所以向中国提出这个要求,其原因在于,提高国有企业分红比例后带来的收入可用于资助政府的社保和养老开支,从而有可能降低中国人大量储蓄的必要性,让他们提高消费支出,从而达到刺激中国内需的目的。联想到在此次中美对话中,美国向中国作出了放宽出口管制的承诺,这很可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引起美国产品大量进入中国市场,美国政府对中国政府推行的振兴内需也心存期待,希望其出口产品进入中国市场后能被中国消费者认可,但美国又担心中国民众的购买力不足会使其放宽出口的努力打折扣。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中美会谈中强调的是提高国企分红比例,而未涉及民资类上市公司。这与政府可以直接行使对国企的管理权有直接关系。国有企业上市以后,国家仍然以控股形式掌握着对企业的支配权,因此,国企分红水平过低,实际上反映了对国企管理过松的现实问题,政府在这方面负有直接的责任。我国相当多的国企,在得到政府资源支持甚至得到直接的政府补贴并以此创造出高于其他类别企业的利润以后,却未能向市场反馈相等的回报,尤其是进入资本市场的国企,未能以高额的分红体现其在市场中的优势地位,这无疑是令人失望的。在A股市场上,国资控股的上市公司在数量上占了绝对优势,尤其是进入资本市场的央企,通常都是体量庞大,由于其背靠中央政府,相比于地方上的国资控股公司,能够得到的政府资源更具优势,但偏偏是这些央企上市公司,在分红上往往落在后面。很显然,我国上市公司分红意识薄弱,分红比例过低,与国资控股上市公司未能起到表率作用有很大的关系。

一般地说,一个上市公司是否必须进行分红,更多地企业自身的“内政”,企业出于资本积累、开发新项目等需要,在经得股东大会通过以后,可以在某一年度少分红甚至不分红。但是,对于我国的国资控股上市公司来说,这个资本市场的普适原则却不一定完全适用。这是因为,国企所代表的其实是一种全民资源,虽然它们在经过股份制改造以后,其资产已为股东所有,国家通过国有股来体现其所有权,但是,国企所占有的资源,在很大程度上占有的是全民资源,那些并不是国资控股上市公司股东的普通民众其实也在曲折地为这些企业作出贡献。因此,如果这些国资控股上市公司少分红乃至不分红,即使能够得到包括中小投资者在内的全体股东的认可,也在一定程度上侵占了普通民众的应得利益。目前,我国社保基金面临严重的缺口,为了保值增值,甚至产生了入市炒股的迫切意愿,但其间蕴含的市场风险显然不可低估。解决养老金等的缺口,资本市场可以寻找到更合适的途径,这就是提高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分红额,并规定国家应从得到的分红资金中拨出一定比例转移给社保基金,让全体民众能够享受到国企上市所带来的利益。

提高国资控股上市公司的分红比例,是我国政府在此次中美对话中所作出的庄严承诺。国资控股上市公司应该认识到自己的责任所在,做提高分红比例的表率。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对于国企的要求不能仅仅停留在鼓励、督促上,而是要有刚性的制度约束。现在一些国资控股上市公司,当它们伸手向政府要求政策倾斜时,它们摆出的是一副国有企业的面孔,希望享受到行政干预的好处,但当要求它们提高分红比例时,它们又会将自己往上市公司那边靠拢,希图求以市场化的原则来规避分红。这种首鼠两端的制度安排使政府对国企的支持成了一部分国企高管捞取个人利益的通道,全民的资源成为一小部分人的利益,这种现象显然再也不能继续下去。如果说由管理部门出手,对包括民资在内的所有上市公司制订强制性的分红规定有所不妥的话,那么,这种强制规定首先可以体现在国资控股上市公司上,让分红成为它们必须行使的法律责任。只有这样,提高国资控股上市公司分红比例的承诺才不会落空,A股市场的分红水平也才能出现大幅度的提升,并进而推动市场走上理性投资的良性轨道。

 

(证券时报,2012年5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50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