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俊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凡有报刊转载本博文章或引用本博文章观点,请先与我取得联系。我的邮箱:zjs5423@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选择什么样的词做主语?  

2012-05-06 09:1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选择什么样的词做主语?这是一个属于语法学的问题,但估计语法学家对这个问题会不屑一顾,甚至会觉得这是一个可笑的问题。这是因为,就像一个人来到世间就具有天赋的生存权一样,在我们所使用的汉语中,除了像“的、地、得”“因为、所以”“把、被”这类虚词外,任何一个有比较具体的词义的实词,当它来到世间以后,它就有了天赋的成为句子成份的资格,也就是说,任何一个实词,都可以根据作者的需要担当句子的主语。

但是,今年4月18日上海出版的《语言文字周报》上一篇文章却教育我,至少在中国,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这篇题为《主语的选定和运用》的文章说:“主语是句子陈述的对象,表明在说谁,在说什么,选主语就是选择镜头对准的中心。”这话说得未免有点太过文本化,作者举了一个现实写作中的例子来增加其说服力:

“开国大典是开启一个时代的庄严盛大的庆典。新华社的李普仅用了八百字的电讯稿,就写得层次井然,气氛热烈。但是,专家评论说,其中有一个缺点,就是有一句话的主语选定错误。新闻说:‘当毛泽东主席在主席台上出现时,全场沸腾着欢呼和掌声。’毛泽东主席本来是这次庆典的中心人物,但是在这句话中却成了状语的一部分,所以专家建议改为‘毛泽东主席登上主席台,全场沸腾着欢呼和掌声。’”

不知道这个“专家”是何等样人物,也不知道他是在什么时候向李普提出这样的意见,更不知道李普是否接受这样的意见。我读到这则“轶事”,在佩服这位“专家”独具慧眼的同时,只感到后背一阵发凉。李普写的那个句子,将“毛泽东主席”放在状语中,也就是说这个词没有成为句子的主语,这在一些人看来居然是大逆不道,没有选择好“镜头对准的中心”,是一个“主语选定错误”。如果这种规定是一种“语法规则”的话,那它也只是在个人崇拜和领袖迷信盛行的极权社会里才会出现的产物。李普这位名记者在“文革”中曾经被打翻在地上,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罪状之一。“文革”中的报纸曾经规定,像“毛泽东主席”这样的词语,在报刊排版时不能分行,不知道有多少报纸的编辑、校对乃至排字工人因为触犯了这一“天条“而招致弥天大祸,当李普面对这样的规定的时候,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对自己在开国大典上犯下的这个“错误”心悦诚服,甚至庆幸当年的“专家”对自己“法外开恩”了呢?

曾几何时,我们都以为这荒唐的一页已经翻了过去,不管是“毛泽东主席”还是其他什么主席,当它们来到作者笔下的时候,它们就像一个个士兵,需要接受作者这个“司令官”的调遣,不管是让它们做主语还是做宾语,或者让它们做状语,甚至让它们做补语,它们都只是一个普通的词语,必须服从作者的安排。但是,《语言文字周报》的这篇文章提醒我们,当年的这一页并没有完全翻过去,这种在给普通民众带来巨大灾难的个人威权之下产生的“语法规则”还在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或者说,它仍然被我们当下的语言学专家奉为经典案例,以至用它来指导人们的语言运用。很显然,如果我们接受了这样的理论,在写作活动当中必须高高祭奉一部分只能作主语的词,或者要当心一些必须谨慎使用的“敏感词”,那么,我们的写作就被戴上了镣铐,动辄出现并非语法学意义上的“主语选定错误”或者其他的“用词错误”。这样的写作,无疑已经颠倒了词语与写作者的关系,让词语来约束写作者,而不再是由写作者来调遣词语。这样的写作,无疑是扭曲的,当这种假冒的“语法规则”盛行开来的时候,它对社会文风的影响也是灾难性的。

语言学是对社会语言现象的一种分析和总结,它是对语言现象进行抽象的结果,这种抽象虽然不像数学公式那样简捷,但它也像数学公式一样不能受意识形态的影响。而在一个不太正常的社会,意识形态总是要对语言学进行干预,比如认为语言有阶级性,某些词语是工农兵专用的,充满了“政治正确”的色彩,某些词语只有资产阶级分子会用,因此是可耻的,乃至出现了“毛泽东主席”必须做主语的“语法规则”,这其实是对语言学这门科学的一种污染。现在,语言学越来越冷僻,普通民众对它的兴趣越来越淡薄,这固然有其作为一门抽象科学的内在因素的原因,但语言学研究如果不打破这种不正常社会形态之下形成的思维定势,它只会更远离当下的现实生活。前两年,我在书店里看到一位著名语言学家的新书《语言和谐论》,心想这项研究倒有点前卫,可是翻开一看,只见扉页上用大字印着现任领导人关于社会和谐的一段话,就像“文革”中的出版物都在书前印着“最高指示”一样。可是,领导人要求的“社会和谐”和语言学所要求的“语言和谐”是一回事吗?这种穿靴戴帽的研究,只是迎合了当下的意识形态需要,它可以照搬流行的政治语言制作出一道道被称为“研究成果”的快餐,却只会把语言学研究引向歧路。

 

(南方都市报,2012年5月6日)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