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俊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凡有报刊转载本博文章或引用本博文章观点,请先与我取得联系。我的邮箱:zjs5423@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阶梯电价总体向上是因为民意被忽悠  

2012-05-17 09:41: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前,各地都在如火如荼地上演阶梯电价的听证会,根据有关方面的安排,下月初阶梯电价有望在全国陆续付诸实施。据说,实施阶梯电价是为了让用电多的家庭支付更多的电费,让用电少的家庭可以少付电费,从而鼓励居民节约用电。但是纵观各地提出的阶梯电价方案,虽然各档的价格设计有不同,但相同的一点却是,全部涨价。这就是说,让用电多的家庭支付更多电费这个目标也许实现了,但让用电少的家庭可以少付电费这个目标却已经屏蔽起来了。

政府力主推行阶梯电价,其本意当然是希望利用价格规律来抑制居民的过高用电量,这种设想也很符合当下推行绿色经济、建设低碳社会的美好目标。但是,它的最终结果却成为一种推动电价上涨的力量,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这场改革自始至终都是在权力的主导下推进的,民意根本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志。由于我国的电力企业通常都是国有企业,它们与政府有着天然的血肉关系,因此由政府权力设计的阶梯电价方案,必然会倾向于让电力企业得到更多的利益,而不可能利用这个机会来对电力企业的利益形成制约。当然,在各种版本的价改方案施行前,各地都举行了听证会,邀请消费者到场发表意见,但是我国的听证会制度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早已沦为一种走过场的游戏,它充其量只是给涨价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而民意则总是充当被忽悠的对象。这一次各地举行的阶梯电价听证,不过是以往无数次走过场的听证会的简单重复罢了。

其实,就我国的电价生成机制来说,其要害并不在于是否实行名目繁多的阶梯制度,关键是要将电力企业的经营成本公开化。说起成本,电力企业总是摆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列举出一大堆原材料涨价的例子,似乎电力企业将电价推高实在是情非得已的举动,以此来赢得消费者的多多谅解。其实,电力作为一种能源产业,它在漫长的社会生产、消费链上本身处于首端,它在一些原材料的涨价潮中,到底是推动者还是承受者,还得认真辨析。一些学者认为,石油、煤炭等能源的价格正在不断上涨,它们对电力生产形成了压力,电价当然应该涨。但是这些学者却忽视了在石油、煤炭这些能源的生产过程中,电力消耗所占的成本同样是一笔大数字,它们互相作用,价格势必形成互相之间水涨船高、你追我赶的循环,从而在整体上推高社会生产、消化链上首端产品的价格,对整个社会的物价形成推升作用。

在信息不公开的状态下,公众对于电力企业生产成本的了解只能一片混沌。但是,最近在山东出现的一条新闻却给我们提供了索解这个问题的可靠路径。山东滨州市一位民营企业家自办电厂,自建电网,其输出的电力竟然比国家电网便宜三分之一以上。一家酒店经理说,国家电网的电一度8毛多钱,而民营电厂只要6毛多,如果用电量大,电价还可以降到每度5毛6分钱。民用电的供电价格是3毛5分钱一度,而国家电网的居民用电价格是6毛多。千万不要以为这家民营电厂是在学雷锋,它定出的这个价格经过了精准的利益算计,在消化成本之后自然还能保证盈利。这位民营企业家定出的电价,虽然同样没有将成本揭示给公众看,但所谓“有比较才有鉴别”,有这个“旁证”在,就可以看出国有电力企业经常喊叫的“成本”,其中充满了多少本来应该拧干却没有拧干的水份。

阶梯电价经过听证以后,眼看就要实行了。但是,它最终的结果却是全部涨价,这个过程对于中国的消费者来说其实并不陌生,既然民意是被忽悠的对象,权力可以左右一切,那么无论什么样的价格改革,都会向着有利于权力把握者利益扩张的方向前行。这是一种在权力摆布之下的“经济规律”,阶梯电价这个新颖的价格形式,当然不可能摆脱掉这个“经济规律”的制约。

 

(燕赵都市报,2012年5月17日)

  评论这张
 
阅读(9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